豪门少妇的出轨实录

[复制链接]
admin Lv9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13 09: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89|回复: 0
第001章、 塌方事件

八月的亿丰省正是骄阳如火的时候,顶着烈日走在大街上随时都有被烤焦的可能性。八月的最后一天,坐落在亿丰省东部海边的舟宁市最大的锡矿场舟宁矿场突然发生了激烈的爆炸声。爆炸引发的塌方事故造成了两个矿工的死亡和数十名地下作业的工人不同程度的受伤。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塌方事故之后,舟宁市市委书记郭铭记和市长施德征以最快的速度赶赴了现场。领导的及时到位和重视让现场的营救工作进展快速,也最大限度地降低了损失。受伤的矿工很快得到医院的救治,矿工家属得到了适当的安抚,两个死亡矿工的赔偿工作也在同步进行中。

两天后市委书记郭铭记再次前往舟宁矿场医院探望受伤工人的时候,市委秘书长郑林曦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快步走出医院大门的郭铭记。郭铭记微微挑了挑浓黑的眉毛,冷冽的目光停留在比他矮一个脑袋的郑林曦的国字脸上。

郑林曦上前一步,伏在郭铭记耳边低声地说了一句。

"省台记者?"听到汇报的郭铭记愣了愣,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反问了一句。

"是的,书记!"郑林曦沉沉地点了点头,后退一步不再说什么。

舟宁市舟宁矿场塌方事故发生三天后,一辆以亿Z开头的三菱吉普车飞速地奔跑在亿丰省省府亿州市到亿丰省最大休闲度假中心黄金滩的高速公路上。

车内握着方向盘的是一个二十六岁的窦一凡,舟宁市办公室工作人员,一到办公室就被办公室主任于坤明抓来当临时司机。此时的他有些心不在焉地偷偷地察看了一下放在身边门把位置的手机。那是一个刚刚花了他差不多一个月工资购置的新手机。可是让他失望的是手机上并没有显示他期待中的信息。他给女朋友叶子君发了三个短信,可是却没有收到她的回复。对于这个大学同学演变而来处了四年的女朋友,窦一凡是越来越没有信心了。当然,这种自信心的缺失主要来自于两人之间的经济收入的失衡。

男人嘛都比较介意自己的女人收入比自己高,特别是叶子君这种比窦一凡高出数倍的收入水平。在这一个经济决定一切的世界里,窦一凡已经感觉到在叶子君面前雄起的危机了。同时从亿丰省理工大学的窦一凡和叶子君在两年前同时报考了公务员,本想尽量缩短空间距离的他们却阴差阳错地分别到了两个不同的城市。叶子君被招到了代表着亿丰省最高经济水平的柳水市市政府办公室,而他窦一凡却回到了他的出生地,整个亿丰省经济最落后的舟宁市。同样是在办公室里打杂,可是人家叶子君的工资却是窦一凡的三倍有多。

这让窦一凡不得不感觉到危机重重。特别是最近两次的见面,窦一凡越来越察觉到叶子君的不同。当然,这一种隐隐约约的异常又似乎只能是意会而不能言传。按道理的话,两人的恋情也已经十分的成熟了。该做的早做了,该越雷区的两人也早就在亿丰省理工大学校门外的出租屋里疯狂地越过了。可是,叶子君却从来没有带窦一凡见家长的意思。甚至在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窦一凡期期艾艾地提出领证结婚打算携手让自己第一次真正当上男人的女友步入恋爱的坟墓婚姻的殿堂时却遭到了叶子君的委婉拒绝。

不过话一出口,窦一凡就已经后悔了。即使叶子君愿意结婚,他也不愿意委屈了她。他一个没有前途又没有后台的三无人员又怎么能够给予自己女人幸福?

当然,叶子君拒绝的理由是两人都还年轻,应该将事业摆在首位。可是窦一凡心里却十分的清楚,问题的症结不在这里。或者,两人的收入差距才是真正妨碍两人关系的关键。在舟宁市办公室里上班的窦一凡每个月拿到手的也不过两千块还不到的工资。而且这一点勉勉强强能够填饱肚皮的工资大部分还得花在舟宁市和柳水市之间的车费花销上。

没车没房又没有积蓄的窦一凡又怎能配上年轻漂亮的叶子君?这一点自知之明窦一凡还是有的。叶子君是一朵鲜花,一只优质股,高学历高素质高收入的三高人员。而他窦一凡却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靠着一点死工资,又没有其它的额外收入,哪来的资格去迎娶叶子君?

钱,可是哪来的钱?

想到这里,窦一凡无声地叹了口气。更加让窦一凡沮丧的是光有背影没有背景的他还得眼睁睁地看着舟宁市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落入他人的怀中。这一个位置本来应该是窦一凡的,当然,这个‘本来应该’也是窦一凡自己臆想出来的。不过,最近却有传言说准备提拔刚到办公室不到一年的另一个年轻人王晓刚填补舟宁市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空缺。

话说,舟宁市办公室副主任这个空缺已经悬空好几年了,可是却在王晓刚进入办公室即将满一年的节骨眼上重新进入大家的视线。这不得不说有一个腰杆子硬朗的老爹是极其重要的。

听说了这个消息的窦一凡心里憋屈得很。整个舟宁市办公室的笔杆子最硬的是他窦一凡,平日里为领导写文章发言稿的都是他窦一凡。可是提拔的却是一个只会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的王晓刚。谁叫他没有王晓刚那样一个在人事局当副局长的老爹呢?

本来窦一凡对于升官发财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欲望的,可是没有权哪来的钱?没有钱,他又怎么去娶自己爱的女人?

在这么现实的社会里,没有像王晓刚那样不仅有背影更有背景的老爹,窦一凡这样的草根又该如何去保卫自己那摇摇欲坠的爱情。

窦一凡不是没有想过去跑关系,可是跑关系总得有关系可跑才跑得成吧!问题是窦一凡的老爹老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只有一个在部队当兵的哥哥。他的四年大学还是半工半读,外带在当大兵的哥哥给他捎点不多的津贴什么的紧紧巴巴地过日子。家里的拮据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窦一凡底气不足的原因所在。

第002章、 找关系

要是手中有大把的老毛头,他倒是可以洒脱地扔几个红色大砖头一把砸死身边这些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可是,窦一凡既没有王晓刚那样的老爹,更没有丰厚的经济后盾。舟宁市的市委书记郭铭记他倒是认识,可是问题人家郭书记不认识他啊!他总不能跑到郭铭记的书记办公室里面跑官要官吧?

再次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窦一凡落寞地将手机放回了原处。抬头看了一眼正在闭目养神的于坤明,窦一凡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厌恶。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是不愿意跟自己的顶头上司一起出差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于坤明这个办公室主人经常将他写的文章据为己有并且跑到领导面前去邀功,而且是因为这一次办公室副主任的提拔问题。

可是不管窦一凡对于坤明有没有意见,或者是有多大的意见,他都无法表现出来。相反的是,他还不得不将自己心中的所有想法都收藏得一干二净,而且要对于坤明笑脸相迎,并且是十分真诚的尊敬。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五十出头的老办公室主任是他的顶头上司。

县官不如现管,这一点窦一凡体会是十分深刻的。要是顶头上司不想让你冒头的时候,对于像窦一凡这种胸前既没有事业线身后又没有坚强后盾的草根来说,就是永无出头之日的。当然,即使窦一凡对于坤明毕恭毕敬也不代表他会有出头之日。这一点,窦一凡心里也是清楚得很。

在舟宁市市政府办公室里面呆了两年,窦一凡别的本事没有见长,可是观颜察色的本领倒是增强了不少。譬如,现在正在闭目养神的于坤明。从于坤明紧紧皱成一团的眉毛中窦一凡就可以看出这个平日里狐假虎威的大主任碰到了难题,而且是十分棘手的难题。

这一次出差十分的突然,窦一凡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拎着一套衣服就跟着办公室主任于坤明匆匆上了车。本来于坤明打算带上的是办公室副主任的种子选手王晓刚的,可是等到出发的前一刻王晓刚才打来电话说他老妈出车祸。没有办法,于坤明只好叫上办公室里面剩余的既能当司机又能拎包的跟班窦一凡。因为于坤明的的确确需要一个拎包的。

一想到于坤明放在吉普车后车厢的那两大包土特产,窦一凡不由得扯了扯嘴角。那些土特产还真是‘土’特产。他甚至觉得于坤明有着根本就不想办事的嫌疑。话说,现如今还有谁‘土’到拎着两大包土特产出来找人认门拉关系的。这分明是不想让领导收下这两包分量不轻可是含金量并不高的东西。窦一凡实在不明白老奸巨猾的于坤明这一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亿丰省舟宁市这个拖着全省经济尾巴的小城市最近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件。

三天前,舟宁市直属的荔城区最大的矿场荔城锡矿场发生了一件塌方事故。事故造成两名矿工死亡还有数十名矿工重伤。接到汇报舟宁市市委书记郭铭记马不停蹄地奔赴了事故现场,并且亲自指挥了救援工作。

当然,这些事情窦一凡还是从电视新闻报道中得知的。虽然他也是舟宁市市政府办公室的一员,可是郭铭记办公的地点在市政府办公楼的市委楼里面,并且有着自己的秘书班子。即使窦一凡本着关心时事关心领导的市民意识也无法时刻关注到大书记的行踪,他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人员更大多数市民一样也只能从新闻报道中获取某些蛛丝马迹。

不过,如果窦一凡有心打听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舟宁市也就那么一丁点大,狗屁大小的事情就算是口口相传也是很快就吹散在舟宁市的大街小巷的。可是窦一凡就是懒得去关心这些事情,因为郭铭记离他实在有点遥远。

荔城锡矿的塌方事故很快就平息了。这当然归功于领导的处理得当和及时到位。这也是窦一凡之后在新闻报道中得知的,其中就有一个镜头体现的就是郭铭记慰问关怀遇难矿工家属的画面。

不过,就在舟宁市的某些领导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却传来了一个实在不怎么好的消息。亿丰省电视台新闻记者已经将这一事故拍成一个系列片,准备在省电视台进行系列报道。之所以将舟宁市推到风口浪尖的,据说最主要的原因是舟宁市锡矿场涉及违规侵占国家四A级森林公园,并且造成森林公园水土流失,森林面积大幅度缩水。听说,在国家森林公园依山而建的舟宁市最大的休闲度假村舟宁市绿野仙踪度假村有个别别墅出现墙体开裂的情况。

收到消息的舟宁市主管领导立刻马不停蹄地召开了级别较高的会议。具体负责这件事情的是舟宁市市长施德征。接到任务的施德征市长立刻派遣舟宁市办公室主任于坤明出发前往亿丰省省府亿州市拜访省电视台的萧台长,希望抢在电视台发出新闻稿之前拦下这一系列报道,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要是任由省电视台曝光舟宁市锡矿场的问题,这就相当给现任的舟宁市领导人当面甩了一个极其响亮的耳光子。

这一点窦一凡是深刻理解的,可是让窦一凡十分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省电视台的记者可以不跟舟宁市相当部门打声招呼就不动声色地拿到了舟宁市锡矿的第一手材料,而且选择在明年换届之前搞出这么一个大动作。

第003章、 失恋了

按照常理,省里的记者下来市县区采访都是走政府接待路线的。可是为什么这一次省电视台会给舟宁市一个措手不及的打击?难道是舟宁市的某些领导得罪了省电视台的某些领导?窦一凡是带着这些疑问跟着于坤明上了舟宁市的公车的。

尽管窦一凡有些不情不愿的,可是却还是不得不屁颠屁颠地跟在于坤明的屁股后面拎着两大包土特产前往亿丰省的省府亿州市找人去。原本打算趁着这个周末到柳水市找叶子君的计划也泡汤了。谁叫他是隶属于于坤明管理的办公室一个无权无势无钱的三无人员呢?

领导在上,他在下,领导要几下,他只能算几下。话说领导向东,他这个当下属的不能向西。当然,至于向南向北就另外说。

所以,在省电视台台长住的小区蹲守了大半天的于坤明在得知那个姓萧的台长全家去了黄金湘度假村的时候决定听从省电视台宿舍看大门的门卫大叔的建议前往黄金湘度假村继续挖人的时候,窦一凡除了暗地里翻白眼调转车头之外根本就没有其它办法。

在窦一凡这个初哥看来,找人这事怎么看就怎么玄。先别说人家那个姓萧的台长是不是真的到黄金湘这里来度假了,就算人家是在这里度假,可是这黄金湘度假村起码也有百来套别墅,要想在这里找到一个不怎么想见你的人还真是比跳进亿州市这片有名的大海里面捞一根针还来得更加艰难一些!

不过,这些话窦一凡只能是让它烂在心里,打死他都不会告诉于坤明这些想法的。既来之则安之,这是窦一凡将吉普车开往黄金湘度假村时最真实的想法。既然来到亿丰省消费最高昂的度假胜地,那他也装一回有钱人潇洒走一回吧!

八月底的亿州市十分的酷热,就算是到了傍晚时分这里的气温还是没有随着太阳的慢慢西沉而降低。一股让人感觉到令人窒息的闷热充溢着整个繁华的大都市。

在这样的季节里大多数亿州市人都选择了躲在家里享受着空调,或者一头扎进水里当一当美人鱼过过瘾。当然,最过瘾的还是带着自己心爱的人儿去海边度度假。享受着亿州市海天一色的秀丽风景的同时也可以增进爱情的升华。

不过,这些享受都是那些赚到大钱不需要考虑生活的上等人才能做到的事情。一般的平民百姓只能选择在家里冲个凉水澡,或者带着老婆孩子去城市里面人多水脏的游泳池里面泡一泡也算是游了个泳了。

傍晚六点多钟,亿州市海边的天边还挂着一个圆圆的金黄色大蛋黄。夕阳的余光落在海边的沙滩上,一片灿烂金黄。天色还十分的透亮,海边吹来阵阵凉风。

一米八几的窦一凡从后车厢里里拎出两个大大的行李袋跟在于坤明的身后拖沓着脚步走进了亿州市最著名的海边度假胜地黄金湘别墅村别墅区A区16号楼。跟着身穿粉红色旗袍踩着十寸高跟鞋的服务员走进那栋古香古色的别墅时,窦一凡还是被整个度假村的美轮美奂给小小的震撼了一下。兜有钱人懂得享受,这一点还真是可以从这个静谧的度假村看出来。

等窦一凡把手中的两个大包里面的舟宁市土特产在别墅厨房里面的那个冰箱安顿好之后往那个属于自己的不算小的房间走去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每一个房间都是带着洗手间的。这让窦一凡又不得不小小的激动了一下。读大学的时候叶子君就对黄金湘这边的度假村十分的感冒,还不止一次地想象着牵手游玩这片以碧海蓝天的阳光沙滩的幸福。

想到叶子君那张精致的俏脸和凹凸有致的身材,窦一凡情绪十分高昂地往柔软的大床上一躺。从牛仔裤袋子里面掏出手机,满脸带笑的窦一凡突然想再次给叶子君打个电话炫耀一下的时候握着手机的大手犹豫了一下。放下手机,窦一凡扑到床边拎起床头柜上的固定电话,拨通了叶子君的手机。

"喂,你猜猜我是谁?嘿,子君,我在……你不是叶子君,你到底是谁?你是……"窦一凡手掌中的固定电话无力地滑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沉闷的重物落地的声音。

跟着舟宁市办公室主任于坤明出差的窦一凡从一种难言的兴奋到挖心挖肺的痛苦也就是那么一个电话的功夫。本想给自己相恋了四年的大学同学叶子君一个惊喜的窦一凡最后为自己的大学恋爱生涯画上了一个称不上圆满的句号。

窦一凡失恋了!无意中发现叶子君脚踏两条船的窦一凡烦躁地冲出了亿州市黄金湘度假村那间花了差不多顶得上他一个月工资的别墅,连自己的顶头上司于坤明到底在干什么都懒得理会。

夜色渐浓,黄金湘洁白的沙滩也笼罩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失去了白天那种洁净的美感。在距离别墅不远的那片沙滩上瘫坐着一个颓废的身影,身边是十几个在沙堆上展现东倒西歪美感的啤酒瓶。

窦一凡伸手拿过另一瓶啤酒,用随身的打火机熟练地打开了瓶盖,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地灌了一气之后随手将啤酒瓶往沙滩上一扔。伸手抹了一把嘴巴,窦一凡发现借酒浇愁这样的事情实在不怎么适合他,特别是在这样皎洁的月色下。想要狠狠地醉一把的窦一凡发现连酒精尔妈的看不起他这种在整个亿丰省最穷困的城市舟宁市拿着撑不死人的最低工资的落魄男人。

钱就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连好几年的感情都可以抹得一干二净吗?

真是他妈的扯淡!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说的借酒浇愁愁更愁的?怎么就那么真理了呢?坐在沙滩上的窦一凡伸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不由得在心里狠狠地狂草了一顿。

第004章、 夜晚救人

放眼望去,整个黄金湘落入了一片银色的月光之下。尽管夜晚的沙滩没有白天灿烂阳光下那一片金黄的耀眼,可是淡淡的月色下安静的沙滩更显示出了另一种美感,一种静谧的妖娆美感。

窦一凡呆呆地看着波浪起伏的海面,心里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一些。可是一想起刚才电话里面那个娇媚入骨的笑闹,窦一凡的大手又不由自主地握紧了。

如果今晚他不是跟着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于坤明出差到亿州市的话还真不知道相恋了四年的大学同学叶子君委婉回绝结婚的原因实际上是已经跟其他男人劈腿了。

如果今晚窦一凡不是想要给叶子君一个惊喜的话,他根本就没想到接通电话的却是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十分嚣张的自称是叶子君男朋友的男人。

当惊喜变成了惊死,当在电话里面听着两人在电话亲昵的笑闹声,窦一凡唯有狠狠地摔烂了新买的手机才能发泄自己心底里最憋屈的痛苦。

扔下自己的顶头上司于坤明独自跑到这片银色月光下静谧的海滩来借酒消愁的窦一凡却发现酒精根本就无法解决问题,反而使他心情更加的郁结。

四年多的相恋却换不来叶子君一句话,她甚至连分手都懒得跟他说就迫不及待地跟其他男人滚床单了。

这个一脚踏两船的贱人!

窦一凡恨恨地将手中再次空出来的啤酒瓶重重地摔了出去。可是酒瓶落在松软的沙滩上的声音根本就没有窦一凡想象中的那样清脆的爆裂声,更像是一个恶狠狠甩出去的拳头落在棉花上的无力感。窦一凡颓废地跌坐在沙滩上,长臂一伸,另一瓶啤酒落入他的手中。

身边的啤酒瓶渐渐地空了,窦一凡动了动有些麻木的双腿,从沙堆上艰难地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静谧的月光下美轮美奂的海滩,窦一凡转身往来时的小路走了过去。可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被海浪上起伏着的两个窈窕身影吸引住。他不由自主地停住了回去的脚步,静静地看着两条正在享受海水拥抱的美人鱼似乎还算流畅的游泳姿势。一大一小两个欣长的身影,在月光下似乎有着说不出来的诱惑力。

看着不远处两个透过紧身泳衣似乎在向窦一凡述说着优雅和美好的玲珑有致的身体,窦一凡突然感觉到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窦一凡静静地看着那一抹高挑一些的美人身影,发现这位美人鱼的身材跟他的前女友叶子君似乎有点相似,都是那么的诱人。想着,想着,窦一凡心里涌动着一股想要一头扎进海里跟那两条美人鱼共游一番的冲动。

美人有毒!看着夜色下在海边畅游的两条曲线分明的美人鱼,窦一凡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

是的,美人的确有毒!就像刚才那样,在学校里称得上是个校花的叶子君在最后关头还是不愿意说实话,还想继续骗他。窦一凡呆呆地望着前方,为刚才自己想要给对方的惊喜演变成惊死感到无力。

"救命!救命啊!救命……"就在窦一凡扬起长腿踢走一个刚好落在他脚边的啤酒瓶,收回停留在海面上的皎洁月光的目光之后打算转身离去的时候,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从大海那边传了过来。窦一凡定睛一看,发现刚才正在水里嬉戏的两条美人鱼少了一条。他心里暗叫不好,赶紧快步地朝刚才最后冒出脑袋的方向冲了过去。

夜色似乎更加浓郁了,窦一凡朝着最后一声尖叫的地方冲了过去。一头扎进海里,屏住呼吸在海底里面一阵摸索,可是直到窦一凡实在憋不住气冒出脑袋来透气的时候还是没有找到刚才尖叫的美人鱼。

"快救人啊!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就在窦一凡打算再次潜入水底救人的时候离岸边比较近一点的另一条美人鱼突然惨叫了起来。

这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让窦一凡心里开始犹豫了起来。会不会刚才离得太远看不清楚溺水者的位置?只是,如果在这边毫无目标地瞎折腾而救不到人,反而延误了离海岸近一些的另一条美人鱼的话,似乎又是得不偿失的选择。

毕竟都是一条人命,似乎容不得窦一凡做出任何的选择。可是,不管是不是看错了位置,窦一凡都没打算放弃。犹豫也就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从小在海边长大在水里玩大有着不少水上经验的窦一凡马上判断出来距离海岸较近的那个女人暂时应该还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做出如此判断的窦一凡一个扎猛下去,再次潜入水底。窦一凡这一次扩大了搜索范围,潜入水底的深度也进一步加大了。就在他迟疑着要不要冒头换气的时候他的腿部似乎被什么缠绕到了。窦一凡挣扎着想要甩开缠住他大腿的东西,可是没想到他越用力地想要甩开,被缠绕的力度却越大。

这一下,窦一凡有点慌乱了。如果不是从小在海边长大的话,窦一凡也会像那些无稽之谈的谣传中相信这就是所谓的水鬼拖人了。不过,此时的窦一凡却知道自己碰到麻烦了,海里溺水的女人已经神智混乱了。

意识到抱住他大腿往海底里拖的就是他要救起的人,窦一凡狂跳着的心却在那一刻安静了下来。一个漂亮的俯冲入水,窦一凡干脆反手抱住那个缠绕着他大腿的东西。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他的手掌触摸到的果然就是一具柔软的身体。

可是就在窦一凡想办法要托起水底下的身体时,一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手掌狠狠地对着他的命根子来了一个黑虎掏心。窦一凡不由得一声惨叫,又咸又苦的海水大口大口地灌入他的嘴里。

第005章、 火辣辣的核桃

窦一凡差点痛死在水底里,这下他更加不敢掉以轻心。他用力地掰开那双小手,可是没想到的是他越是用力地想要掰开那双手掌,对方却更加用力地捏紧了他的两个核桃。没有其他办法可想,窦一凡只好狠狠地击向了水底。来不及换气的他再次被咸咸的海水狠狠地呛了一下。

救人如救火,窦一凡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反手抱住了那个刚才差点让他断了命根子的女人,加快了救援的步伐。奋力地托起水底下痛苦挣扎着的身体,窦一凡一个翻转把误以为海底就是水面的溺水者托举了上来。

当窦一凡托着溺水的女子往海岸边游去的时候距离岸边较近的那个女子又是一声尖叫,之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听到最后一声尖叫时窦一凡已经感觉到浑身乏力,再也无法加速前进了。可是,一想还有另一个女人在水底里面等着他去营救,窦一凡不得不拼尽全力朝那一声尖叫的地方游了过去。

黄金湘的宁静被彻底地打破了。当窦一凡后背上扛着一个身段比例大一些的女人,手臂上还拖着一个身段比例小一点的女子往别墅方向慢慢地挪去的时候,在别墅门口来回巡查的保安终于发现海滩这边正在发生的半夜惊魂。

两个保安迅速朝窦一凡冲了过来,动作敏捷地将窦一凡从两个女人的身体压迫中解放出来。

当人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时候窦一凡已经累得虚脱,连话兜不出来地瘫倒在沙地上。他疲惫不堪地奋力睁大一双大眼睛看着救援人员熟练地替地面上的两个女人做急救。定睛一看窦一凡突然注意到那个大一点的女子小腿到脚踝的有一道还在往外冒着鲜血的血口子。意识有些混乱的窦一凡定定地看着那道血口子,可是又不说不清楚那道呈直线型的血口子到底有什么异常。

被晾在一边的窦一凡无力挣扎,只得像一条死鱼一样倚在身后的树干上。看着神色各异的人群,窦一凡突然有些无趣地想要离开,却感觉到体力消耗过度的双腿根本就站不起来。

被救的两个女子都先后醒了过来,特别是那一个在水底死死抓住窦一凡命根子的女子醒来之后更是在第一时间‘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这个时候,窦一凡才发现这两个女子都十分的清秀,特别是大一点的那个二十出头的女子身材更是火爆得吓人。就在窦一凡带着钩子的视线在那个腿部受伤的女人身上来回巡逻的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扒拉开了人群朝地面上的两个女子猛扑了过来。

"在哪?在哪?晓敏,晓敏,你怎么样了?云璧,你这是怎么了?腿怎么了?快来人,过来包扎一下!"大腹便便的男人首先扑到小一点的大概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身边,看了看又回头扑到腿部受伤的女子身边,脸上的着急之色怎么也掩饰不了。

"呃……冬至,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晓敏,我……我……我冲过去要救晓敏的,可是我的脚被玻璃片给割伤了。我是想要游过去晓敏那里的,可是……"大一点的叫做云璧的女人挣扎着想要从地面上坐起来,却软绵绵地往后仰了下去。大腹便便的男子见势不好赶紧上前抱住了她玲珑凹凸的身体,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地面上小一点的女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地三更半夜地出来游泳了?晓敏,你怎么样了?"抱起凌云璧的萧冬至有些责怪地问了怀里的女人一句,扶着她靠在花坛边上休息,转身抱起了地面上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的小女孩。

"我们……我们本来是想出来……我们本来是打赌看看谁能游……"凌云璧怯生生地低垂着眼睑,满脸惭愧地不敢跟萧冬至对视。湿漉漉的长发贴服地粘在她光洁的后背上,露出一大截柔嫩欣长的脖子,让凌云璧多了一份难言的柔弱。

"萧部长,真是不好意思了!嫂夫人和晓敏姑娘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却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现在怎么样?要不,直接上医院检查一下,好不好?"从人群中又闯出了两个中年男人,其中一个朝萧冬至点头哈腰说着好话。

"嗯,去看看吧!"萧冬至朝来人淡淡地点了点头,颇有威望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小角色。

萧部长?嫂夫人?晓敏姑娘?

坐在一边的窦一凡听清楚这些关系的时候心里竟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原来这个比萧晓敏大不了几岁的女人是这位萧冬至萧部长的老婆。不过,这年龄相差也太大了吧!这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都可以当那个妙龄女子的老爸了。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本来以为两个女子是姐妹的窦一凡心里不由得为这个五官精致身材火辣辣的女人感到惋惜。可是,窦一凡的惋惜并没有停留太久的时间就被淡漠所取代了。毕竟现代的女人都现实,譬如他的女朋友,不,现在应该称之为ex前女友的叶子君,再譬如这个愿意嫁给一个年龄比自己大一倍还不止的男人做老婆的妙龄女子,对了,应该是叫什么云璧的吧!

这一种现象或者可以叫做各取所需吧!

窦一凡默默地想着,心似乎又在辣辣地痛着,比他那两颗被又抓又揪的核桃还来得痛楚一些。就在窦一凡苦笑着摇头自己这一次见义勇为没有人知道的时候,他发现地上的两个女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抱上车了。他暗暗地叹了口气,他这次就算是想不做出救了人之后不留名不留姓的无名英雄都不可能了。

虽然窦一凡并没有要人家以身相许回报他救命之恩之类的企图,但是这种被人忽视和抛弃的感觉却让他特别的不爽。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窦一凡默默地夹着两个火辣辣疼着的核桃,捂着一个火辣辣痛着的心脏往自己该回去的地方走去。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