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了她,我可以少奋斗20年”:男人在婚姻中可能比女人更势利

[复制链接]
admin Lv9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13 09: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94|回复: 0
第一章 丛林激战残阳如血,毫不吝啬的抛洒着最后的光和热,中缅边境的原始丛林,在火红色夕阳的照耀下,仿佛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红纱。

一个身穿短裤短袖、手持一张紫衫木长弓的少年,穿着一双黑色布鞋,在丛林中漫步前行。

他的脚步,非常轻灵,踩在遍布枯枝落叶的地面之上,几乎没有任何的声响,一双黑亮有神的双眸,闪烁着灵动的光芒,裸露在外的肌肤,呈健康的古铜色。

他叫刘珂铭,今年十七岁,暑假过后就该上高三了。

今天,是他们学校放暑假的第二天,从小跟着爷爷学了一手好箭法的他,想自己打点野味,改善下伙食。

原始丛林中各种毒虫蚊蚁很多,但是诡异的是,他裸露在外的肌肤,却始终没有受到任何的蚊虫叮咬。

这一切,都得益于他身上涂抹的一种草药汁,对防止蚊虫叮咬有奇效。

走着走着,刘珂铭前方二十多米远处的杂草丛中,突然窜出来一只受惊的灰毛野兔,如流星赶月,疯狂奔逃。

刷!

时刻注视着周围动静的刘珂铭,猛然转头,瞬间锁定野兔方位,闪电般取出一根翎羽箭,左手持弓,右手搭箭,双臂同时用力,急速挽弓!

咻!

一声锐响,弦展箭发!

锋利无匹的翎羽箭矢,如流星,似闪电,在空中划过一道异常完美的弧线,精准无比的射中了灰毛野兔的脖颈,

钢铁箭头,透体而出,一箭毙命。

刘珂铭的嘴角,不由泛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今晚,有兔肉吃了。

"哒哒哒……"

正在这时,刘珂铭的耳中,突然传来一阵非常急促的枪声,整个人不由一愣。

虽然他不是军人,但是高一入学时,他们学校曾经专门组织过军训,每名学生都进行过实弹射击。

天生喜欢打猎的刘珂铭,对枪声非常敏感,一直到现在,那种子弹击发时的震天声音,他都记得十分清楚。

他百分之百确定,丛林深处传来的连续爆响,肯定是有人在附近打枪。

可是,现在国家对枪支的管控如此严格,在十几年前,村中所有家庭的猎枪,都统一被收缴了上去。

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人打枪?

难道说,是有人在偷猎?

就在刘珂铭一愣神的功夫,枪声更近了。

浑身透着一股机灵劲的刘珂铭,来不及多想,慌忙加快脚步,一口气冲到被他一箭射死的野兔旁边,急匆匆抓起插着箭矢的野兔尸体,飞速无比的藏进了旁边的一片灌木丛中。

刘珂铭全身俯低,气息内敛,呼吸也变得很缓,非常小心的隐藏自己,拼命稳定自己的情绪,大而黑亮的双眸,死死盯着枪声响起的方向。

村里老人可是说过,偷猎之人,性格非常残暴,如果被人发现偷猎行为,往往直接杀人灭口。

藏在灌木丛中一动也不敢动的刘珂铭,暗自祈祷,对方最好不要到自己这边来。

可是,很快,他就失望了!

前方,约两百米远处,五道急速狂奔的身影,突然闪现而出,就像是猎豹一般,急速狂掠,直奔刘珂铭这边而来。

刘珂铭慌忙睁大了眼睛,仔细凝神一看,这五个人的身上,全都穿着军绿色的迷彩作战服,脸上涂满了墨绿相间的油彩,脚下步伐飞快,就像是风车一样,带起片片虚影。

咻!咻!咻……

一颗颗带着恐怖啸声的子弹,从这些迷彩男子身后的方向,不断飞射而出,看的刘珂铭直冒冷汗。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最右侧的一名迷彩男子,右腿突然中弹,一个踉跄倒地。

其他四人,同时转身,作势要去救人。

"走啊!不要管我!"受伤倒地的迷彩男子,浑然不顾自身的安危,扭头望向另外四人,疯狂呼喊道:"完成任务要紧!"

他放声狂吼的同时,他紧紧抱起怀中的ZH-05式突击步枪,朝着丛林深处子弹袭来的方向,狠狠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一阵疯狂扫射,敌人的火力顿时弱了一些。

"不行!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距离他最近的少校,拼了命的撒腿狂奔,顷刻之间就冲到倒地的迷彩军人身前,一把将对方拽起,疯狂无比的向着一旁的大树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另外三名迷彩军人,全都以跪姿射击,三把95式突击步枪齐齐开火,合力压制敌人的火力。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打完弹匣里的子弹,准备起身撤离的时候,一颗数倍于音速的狙击子弹,突然从虚空中穿来,精准无比的射中了一名上士的右肩。

"噗!"

血花飞溅,上士的右肩直接被打出一个血洞,手中枪也不受控制的掉落在地。

触目惊心的淋漓鲜血,不住的从伤口中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他的右侧身体。

枪声震耳,硝烟激荡,丛林中的气息,血腥而又凝重。

躲在灌木丛中的刘珂铭,吓得屏住了呼吸,悄悄压低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他何曾看过如此画面?

只盼着激战能早点结束,自己好带着野兔回家。

"快躲!有狙击手!"

上士在右肩刚被射中的那一瞬间,就大声狂喊,提醒周围战友。

另外两名身穿迷彩作战服的军人,毫不迟疑,接连几个闪身扑跃,各自找掩体躲藏了起来。

原地,空余那个右肩受伤的迷彩男子,一个踉跄倒地。

倒地之后,他第一时间拔出了腰间的06式手枪,可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又是一颗狙击子弹飞来,直接命中了他的左臂。

"黑豹!"

看到战友再次受伤,一个本来都已经躲好的中士,再也忍受不住,大吼一声,狂冲而出。

然而,他刚一露头,就被丛林深处的狙击手,一枪毙命。

伤而不死,是狙击手经常用到的战术之一。

用枪先击伤一个人,一旦有人露头救援,出现一个,打死一个!

除非,其他人都不管受伤之人,任其自生自灭!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刘珂铭揪心无比!

从小就向往军营的他,现在已经看出来,这五个迷彩军人身上所穿的军装,都是中国的制式军服。

他忍不住在想,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助这些中国军人,破解眼前的困局?

第二章 主动相助"蝰蛇~"

连中两枪的上士黑豹,眼睁睁的看着中士蝰蛇倒在自己面前,整颗心都在滴血,忍不住放声狂喊!

蝰蛇,都是因为想要救自己,才牺牲的啊!

"黑豹,坚持住!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刚才成功救了一名战友的少校苍狼,全身躲在一颗直径接近半米的大树后面,朝着黑豹大喊。

"不要救我!你们谁来谁死!"黑豹两眼含泪,咬紧牙关,拼了命的想要挪动右臂,去捡拾掉在地上的06式手枪,然后举枪自杀!

他宁可自己死,也绝不愿意再拖累自己的战友!

可是,右肩受伤的他,刚刚将手指挪动到手枪的旁边,突然又是一颗狙击子弹射来,当场将他的手掌打了个稀烂。

"黑豹,战术动作8!"正在这时,黑豹的耳中,突然传来少校苍狼的提醒声。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苍狼就扔出一枚烟幕弹,非常精准的落在了黑豹的旁边。

浓烈的烟雾,迅速弥漫开来,瞬间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

而黑豹,在烟幕弹刚一落地的那一瞬间,就咬紧牙关,拼命向右侧翻滚。

这就是苍狼口中的战术动作5,贴地向右翻滚。

紧接着,苍狼又接连扔两枚烟幕弹,遮挡住敌人狙击手的视线之后,双腿猛然用力一蹬,如离弦之箭一般狂冲而出,闪电般奔到黑豹的身前,双手拖着黑豹,快速向旁边一块大石后面多去。

"哒哒哒……"

丛林深处,突然响起了一阵急骤的枪声,数十发子弹,呼啸着扑向了烟雾之中。

所幸的是,这些子弹,都没能击中黑豹和苍狼。

至此,以苍狼为首的五名军人,一死两伤。

"队长,你先走!我们留下来断后!"身受三处枪伤的黑豹,浑然不顾鲜血狂流,满脸焦急的催促苍狼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存储卡,落入敌人的手中啊!"

"对啊!队长,你先走啊!"黑豹话音刚落,另外两名迷彩军人,也同时大喊了起来。

"都别说了!我苍狼,是那样的人吗?"

苍狼猛然一声大吼,制止了其他三人:"难道,你们忘记了我们小队的誓言了吗?荣誉与共!生死与共!要走,也是你们走!我这个当队长的,必须留下!"

"队长!!!"

另外三名中国军人,齐声狂喊,血性激扬!

目睹这一切的刘珂铭,眼角边上,不知不觉泛起了泪花。

爸,当年的你,也是这样吗?

都说,你是为了救其他的战友而牺牲的,想必,你当时,遇到的情况,也和他们现在,差不多吧?

就在刘珂铭含泪沉思的功夫,丛林深处的狙击手,已经将枪膛内的狙击子弹,全部换成了专门的穿甲弹,缓缓移动还有些发烫的枪管,无声无息的瞄向了一颗直径将近半米的大树。

之前被队长苍狼救走的军人猎鹰,现在就藏在这颗大树的后面。

狙击手透着野性光芒的右眼,紧紧贴住狙击镜,屏住呼吸,右手食指悄然用力,缓缓扣动了扳机。

"呯!"

一声爆响,带着可拍动能的穿甲子弹,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狠狠射中了树身,在上面打出一个深达三十公分的黑洞。

整个树身,都跟着狠狠一颤!

猎鹰脸色大变,刚想要躲开,第二颗狙击子弹又疯狂飞来,竟然直接射中了第一颗子弹打出来的黑洞。

狂暴的力量,瞬间将树身击穿,并击中了猎鹰的右胸。

所幸的是,猎鹰身上穿着防弹背心,这一枪,并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可是,弹头上面携带的强大动能,还是将他的身体狠狠撞开,不受控制的趴倒在地。

如此一来,他的脑袋,顿时暴露在了敌人的视线之中。

不好!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队长苍狼,顿时意识到不妙。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丛林深处就射出来一颗子弹,精准无比的射中了猎鹰的后脑。

一枪毙命!

"猎鹰!!!"队长苍狼,热泪盈眶。

战多年的战友,接连死在自己面前,苍狼的心,就像是刀割一样。

不行!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

不然的话,大家一个都休想活命!

苍狼一边手法娴熟的帮黑豹处理伤口,一边苦苦思索破局之策。

"解.放军叔叔,我能帮你们找到狙击手。"

一道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声音,从苍狼身后的方向,突然传了过来。

"谁?"

苍狼猛然转头,双眸如电,箭一般射向了身后的灌木丛中。

已经悄悄爬到灌木丛边缘的刘珂铭,顿时和苍狼四目相对。

轰!

双方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间,刘珂铭整个人,如遭雷轰!

这,到底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

杀戮、无情、暴烈、冷酷、阴寒、肃杀……

无数令人心寒的负面情绪,都在这一双赤红色的眼睛里面,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配上满脸的墨绿油彩,更令人心寒!

哪怕现在正值盛夏,刘珂铭仍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但是,他依然咬紧牙关,尽量平缓自己的情绪,一字一顿的对苍狼说道:"我是军人的后代,从小生活在这附近,你跟我走,肯定能找到敌人的狙击手。"

什么?

苍狼也是一惊!

透过灌木丛间隙,他已然看清了刘珂铭的面貌,明显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可是,这个少年,什么时候藏在这里的,自己竟然没有丝毫的发现。

如果说,他是敌人,那自己的性命,岂不是难保?

苍狼下意识的以为,是自己太担忧战友生命,导致警觉性降低。

但实际上,他根本就不知道,打小与丛林为伴的刘珂铭,虽然没有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但是在丛林中潜伏的本领,哪怕是比起老牌的特种兵,也不逊色多少。

毕竟,他在跟着爷爷打猎的时候,也经常要潜伏。

而且,是不能惊动任何野生动物的潜伏。

"鬼手,你来照顾黑豹!我去干掉敌人的狙击手!"

危急时刻,苍狼顾不上多想,接连抛出三枚烟幕弹,成功遮挡住敌人的视线。

趁此时机,本来藏身于旁边一个土坑中的鬼手,闪电一样狂冲而出,飞也似的跑到黑豹旁边,接替苍狼,帮黑豹处理伤口。

而苍狼,则箭一般冲入灌木丛,准备问刘珂铭,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找到敌人的狙击手。

第三章 刘珂铭的计策夕阳如火,渐渐西落。

烟雾散去,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本来枪声隆隆的战场,瞬间静了下来。

敌我双方,都按兵不动!

现场气氛,愈发凝重。

苍狼成功潜入灌木丛中,快速在刘珂铭身旁隐藏好,上来就问道:"小兄弟,你有什么办法?快说!"

他现在一分一秒也不想耽误,只要能干掉狙击手,剩下的敌人,就不足为虑了。

"我和村里面的小伙伴,喜欢在灌木丛中玩游戏,前一段时间,我们闲着没事,就用柴刀在整片灌木丛中砍出来一条通道,可以直通丛林深处。顺着那条通道,应该能找到狙击手的位置。"

"什么?通道在哪里?"

苍狼又惊又喜,慌忙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却没能发现通道的位置。

刘珂铭伸出右手食指,朝着西南方向一指,道:"通道在那边,离我们现在的位置,有十几米远。"

"什么?十几米远?那怎么过去?"刚刚有些兴奋的苍狼,心情瞬间跌入谷底。

现在,不用想也知道,丛林深处的敌人,肯定正全力观察这边的动静。

灌木丛虽然茂密,可以遮挡敌人的视线,但也正因为如此,在里面只要稍有动弹,都可能惊动敌人,更别谈穿行十几米的距离了。

更何况,现在他身上,一枚烟幕弹都没有了。

然而,就在这时,刘珂铭突然开口了,语气,十分自信:"没事!我有办法!"

什么?他有办法?

苍狼心中,猛然一惊!

自己一个老牌特种兵,都没有任何的应对之策,眼前这个少年,能有什么办法?

很快,他就明白了!

只见刘珂铭伸手往背后一掏,悄悄从箭筒中抽出一根箭头为倒锥形的箭矢,无声无息的搭在了弓弦上,低声对苍狼说道:"解放军叔叔,我这根响箭,一旦射出去,在空中飞行的时候,声音非常响亮,肯定可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趁此时机,就可以快速转移。"

"好!"

苍狼猛一点头,这个方法,确实不错,哪怕是换做自己,在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注意力也肯定会被响箭吸引住。

"对了,我这根响箭,大概只能争取两秒左右的时间。等会,我在射箭的同时,会喊跑的口令,你一定不要迟疑,第一时间狂冲。无论如何,我们俩,都一定要在两秒钟之内,抵达通道处。"

"什么?我们俩?"苍狼顿时愣住了,连连摇头道:"小兄弟,你千万不要过去,这件事,太危险了,我一个人就行了!"

苍狼认为,刘珂铭射箭之后,虽然会暴露位置,但是只要自己从这里冲出去,那些敌人肯定会以为响箭是自己射的,到时候,刘珂铭就安全了。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如果没有我,你根本就无法找到狙击手的位置!"刘珂铭目光如炬,将响箭对准东北方向,缓缓用力拉弓,同时压低声音,非常沉稳的提醒苍狼道:"听我口令,预备~"

情况危急,苍狼顾不上多想,慌忙调整身姿,凝神聚力,时刻准备冲锋。

"啾~"

响箭射出,啸声尖锐而又响亮。

"跑!"

在松开弓弦的同一瞬间,刘珂铭一声低吼,整个人就像一头迅猛扑食的猎豹,嗖的一下狂掠而出,直奔西南方向冲去。

苍狼慌忙全速跟上。

他本来还有些担心,刘珂铭很难跟上自己的速度,结果一跑起来才发现,刘珂铭竟然始终和他并驾齐驱,哪怕他用尽全力狂奔,结果依然如此。

响箭一射出,那些躲在丛林深处的敌人,包括狙击手和观察手在内,目光全都被吸引了过去。

但是转瞬之间,他们就醒悟到上当,几乎同时将目光移向了在灌木丛中狂冲的刘珂铭和苍狼,枪口,更是随之调转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他们瞄准好,刘珂铭和苍狼两个人就同时跳起,一个扑跃消失在灌木丛之中,再也看不到任何的身影。

尽管如此,那些敌人还是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一阵狂扫之后,灌木丛中,始终没有任何的动静。

趴在一个矮土包上面的狙击手,慌忙提醒身旁的观察手,加大对刘珂铭和苍狼的搜索力度,尤其要重点观察两个人消失之处的灌木丛动静,一旦发现任何的异常,第一时间向他报告。

同时,狙击手又下令,让周围另外八名黑衣大汉,主动向前搜索,找寻中国军人的下落,而他和观察手,则继续留在原地压阵。

这八名黑衣大汉,手中所持的,清一色都是M4A1卡宾枪。

这种枪是突击步枪,可折叠,在缩起枪托状态下长757毫米,展开枪托后全长840毫米,枪管长度368.3毫米,空重2.63公斤,连接装满30子弹的弹匣后,重3.13公斤。

它的有效射程400米,子弹口径5.56毫米,每分钟可发射800到980发子弹,枪口初速884米每秒,配有AN/PEQ-2A雷射/红外线指示器,易于瞄准。

五名黑衣大汉,呈三角队形,相互掩护着前进。

观察手和狙击手在后面掩护。

而此时,浑身气息内敛的苍狼,在刘珂铭的带领下,正朝着狙击手的位置,飞速接近。

现在,苍狼终于知道,刘珂铭为什么说,如果没有他的指引,苍狼不好找到狙击手了。

原来,刘珂铭和伙伴们在灌木丛中开辟出来的通道,并不是笔直的的道路,而是像迷宫一样,有很多的分叉,如果不熟悉正确的道路,肯定会浪费很多时间。

有了里刘珂铭的带领,苍狼只花了两分钟的时间,就成功绕到狙击手身后的位置,无声无息的停了下来。

苍狼双目炯炯,透过灌木丛间隙,紧紧盯着趴在矮土包上面的狙击手和观察手,特意压低声音,对身边的刘珂铭说道:"小兄弟,你先留在这里,千万不要乱动!我去去就来!"

"嗯!"

刘珂铭轻轻点了一下头。

苍狼随即掏出特种作战专用的虎牙格斗军刀,咬在嘴中,然后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如蛇一般无声潜行,向着狙击手,不断接近。

第四章 孤身袭杀微风轻抚,树叶轻摆,发出沙沙声响。

狙击手和观察手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苍狼和刘珂铭身影消失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想到,恐怖死神,正一步步逼近。

而一心杀敌的苍狼,也不知道,被他盯上的这个狙击手,已经提前将另外八名敌人派了出去。

此时,那八名敌人,已经悄然抵达藏有苍狼两名战友的大石附近,正准备合力围杀。

二十米、十五米、十米……

浑身气息内敛的苍狼,距离矮土包上的狙击手,越来越近。

"哒哒哒!"

突然,苍狼的耳中,听到一阵非常急促的枪声。

"ZH-05?"

苍狼顿时大惊!

他瞬间就听出来,这是ZH-05突击步枪短点射的声音,而目前,在这片丛林里面,用ZH-05的,只有他自己的战友!

难道,是黑豹和鬼手那边出事了?

苍狼有心想要询问,但是,此时,他距离敌人的狙击手,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了,一旦出声,必然引起狙击手的警觉,那之前所做的一切工作,就前功尽弃了!

危急关头,苍狼顾不上多想,连忙加快了潜行的速度,整个人如幽灵一般,快速而又无声无息的摸到了狙击手的身后,右手悄然取下咬在嘴中的虎牙格斗军刀。

紧接着,他就俯身向前一冲,在身躯压下的同时,左手闪电般探出,一把捂住狙击手的嘴巴,右手紧握虎牙格斗军刀,狠狠插入了对方咽喉。

刀锋入肉,鲜血流淌!

骤然受袭的狙击手,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抓苍狼持刀的右手。

可是,苍狼怎么可能会给他机会?

右臂猛然一抖,一刀划开了狙击手咽喉。

而此时,本来正趴在狙击手旁边用望远镜瞭望的观察手,已然被惊动,慌忙扔掉望远镜,一把抓起放在身边的M4A1卡宾枪,作势要攻击。

然而,还没等他将枪举起来,只听"咻"的一声,流光一闪,一根箭矢从灌木丛中呼啸射出,当场贯穿观察手的左臂。

刚刚抱在怀中的M4A1卡宾枪,紧跟着落地。

观察手大惊,瞬间意识到情况不妙,完好无损的右手猛然朝身前一拍,整个人就像是陀螺一样,疯狂向一侧翻滚。

刚滚了一圈,他的右手就从腰间拔出了伯莱塔92F型手枪。

这种手枪,原产于意大利,性能优越,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配备。

哪怕是号称世界警察的美军,也把这种枪选为新一代制式军用手枪,并重新命名为M9手枪。

它发射9毫米巴拉贝鲁姆弹,全长217毫米,空枪重0.96千克,初速333.7米/秒,有效射程50米,是非常强悍的近战利器。

可是,观察手刚刚将M9拿到手中,还没有来得及打开保险,已经解决了狙击手的苍狼,右臂猛然一扬,还在滴着鲜血的虎牙格斗军刀,闪电般飞射而出,"噗"的一下,狠狠射入观察手右侧太阳穴,整个刀身都陷了进去。

真厉害!

看到这一幕,刚刚射了一箭的刘珂铭,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解放军的飞刀,真的是太厉害了,其精准度,简直一点都不逊色于自己的箭法啊!

从苍狼开始袭杀,到狙击手和观察手两个人毙命,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两三秒钟的时间。

但此时,前方的的枪声,却愈发激烈了起来。

苍狼大急,慌忙通过无线耳麦询问:"鬼手,黑豹,你们那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们……"

鬼手刚说了两个字,突然就止住不言了。

而黑豹,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的声音。

苍狼迅速意识到,鬼手和黑豹两个人,肯定遇到了非常大的麻烦,匆忙转身望向刘珂铭潜伏的方向,挥手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然后一把抄起敌人观察手掉在地上的M4A1卡宾枪,并顺手抓了两个事先装满了子弹的弹匣,抬脚就朝着鬼手和黑豹两个人所在的位置,狂奔而去。

而狙击手的狙击枪,则孤零零的躺在了矮土包上。

虽然狙击枪的精度更高,但是不适用于运动战,这也是苍狼没有选择狙击枪的最直接原因。

而潜伏在灌木中的刘珂铭,在苍狼走了之后,两眼一直紧紧盯着矮土包上面的狙击枪,目光中充满了渴望和欣喜。

除了电视和电影之外,他还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真实的狙击枪,非常迫切的想要近距离摸一摸,看一看。

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刘珂铭悄然起身,快捷而轻灵的从灌木丛中钻了出去,孤身一人爬上矮土包,刚想要伸手去抓上面的狙击枪,耳中突然传来一阵非常剧烈的枪响声,不由大惊,慌忙循声望去。

只见苍狼双腿狂迈,奔行如飞,一边跑,一边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哒哒哒!"

一个短点射下去,前方一名黑衣男子,连丝毫的挣扎之力都没有,就一头扑倒在地。

然而,苍狼的的枪声刚落,从他前方一百多米远的地方,突然有五名黑衣男子现出身来,同时举枪瞄向了苍狼。

苍狼眼神一凝,双脚猛然用力一蹬,整个人就像是大鹏鸟一样腾空跃起,向着一旁的茂盛草丛,横飞而去。

人在空中之时,他就再次扣动了扳机,一枪将最右边的一名黑衣男子爆头。

"咻咻咻……"

十几颗子弹,紧贴着苍狼的身体飞射而去,打在后面的树上,发出"嘭、嘭"巨响,木屑纷飞。

刚好转头望过来的刘珂铭,不由看傻眼了!

这个军人,也太厉害了吧,竟然连枪都打不中他?

刚才一箭射中狂奔野兔的刘珂铭,忍不住在想,如果换做自己用弓箭追杀苍狼,能射中吗?

只用了短短两三秒钟的时间,他就判定,肯定不能!

虽然说,他刚才一箭就射中了比苍狼速度还要快的野兔,但是野兔狂奔的时候,是沿着一条接近笔直的线路,他可以预判野兔下一刻的位置,从而将箭矢射出。

可是苍狼在奔跑的时候,一会左,一会右,一会跳起,一会又突然卧倒,完全就无法预判他下一刻的位置和动向。

就在刘珂铭稍一愣神的功夫,惦记鬼手和黑豹安危的苍狼,猛然从草丛中跃起,闪电般冲出。

第五章 致命威胁抬手一枪,再次干掉一名黑衣大汉!

但是,他也迎来了敌人更加狂猛的反击,一大束子弹,呼啸射来,气息恐怖。

危急关头,苍狼双腿猛然用力一弯,整个身体迅速向后倒去,以仰卧姿势,疯狂贴地滑行,带起落叶无数。

在滑行过程中,他头部使劲上扬,两眼紧紧盯着敌人的方向,双手抱着卡宾枪,对准一个刚刚开完枪,还没有来得及躲起来的黑衣大汉,再次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又是一枪毙敌!

倒地、滑行、开枪,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躲在后面观望的刘珂铭,越看越震惊!

只见苍狼刚一开完枪,马上就疯狂贴地翻滚,急速向一旁躲去。

"噗噗噗……"

一大串急促子弹,接连击中他身旁的地面,弹头上面携带的狂暴力量,直打得落叶飞舞,尘土四溅。

飞扬的尘土与激扬的落叶,瞬间吞没了苍狼的身影。

刘珂铭的心,顿时揪紧!

趴在矮土包上观战的刘珂铭,双眸如电,紧紧盯着落叶纷飞之处,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嗖!

一道异常敏捷的身影,突然从落叶与尘土之中飞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滚到一棵大树旁边,双腿齐屈,对准旁边一棵直径接近半米的大树,狠狠一蹬。

"嘭!"

一声巨响,树身颤动,而苍狼紧紧贴在地面上的身躯,也借助反震之力,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后飞射。

与此同时,他再次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哒哒哒!"

又是一记短点射,再次将一名黑衣大汉爆头。

脑壳迸裂,鲜血飞溅。

空气中的血腥气息,越来越浓。

躲在土包上面默默观望这一切的刘珂铭,后背和手心之中,满是冷汗,企盼着苍狼能早点杀尽敌人,安然脱身。

然而,那些黑衣大汉的枪法,也不是吃素的,带着杀气的恐怖子弹,接连不断的射向苍狼。

虽然苍狼竭尽全力躲闪,但是他毕竟是人,不是神,闪避动作就算是再快,也快不过子弹。

不多时,苍狼的右小腿,也被对方的子弹打伤,鲜血狂溅。

尽管如此,他依然咬牙坚持战斗,双手抱着从敌人那里得来的卡宾枪,全力拼斗。

很快,他的子弹打完,飞快无比的从掏出一个装满了子弹的新弹匣,刚想要更换。

正在这时,一个悄然绕到一旁的黑衣大汉,突然射出来一颗数倍于音速的子弹,不偏不倚,正中苍狼持枪的左小臂。

"噗!"

鲜血狂飙,枪支落地!

左臂受伤的苍狼,没有丝毫的迟疑,一个贴地翻滚躲到旁边一棵树后,任由左臂鲜血流淌,右手闪电般掏出腰间的06式手枪,单手打开保险,用脚后跟将子弹上膛,全身贴紧树身,随时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躲在暗中的敌人,却始终都没有出现。

刘珂铭眼珠一转,双手抱起架在矮土包上面的狙击枪,悄然退回到灌木丛之中,先将狙击枪在灌木丛中藏好,然后备好弓箭,沿着之前他和苍狼一起过来的通道,无声无息的折返。

在返回途中,他的双眼,一直紧紧盯着战斗的方向,走着走着,耳畔突然传来一道大喊:"中国军人,快出来投降!不然的话,你的这位战友,可就没命了!"

一听这话,刘珂铭和苍狼两个人的心中,同时一紧,一起转头望去。

只见两名黑衣大汉,合力拖着浑身鲜血的鬼手,从一块大石后面,缓缓现身。

其中一名黑衣大汉,用左臂紧紧勒住鬼手的脖颈,右手握着一把M9手枪,黑乎乎的枪口,直接顶在了鬼手的头部右侧的太阳穴之上。

而另一名黑衣大汉,则双手抱着M4A1卡宾枪,满脸杀气的站在一旁。

"别动他!我这就出来!"

在看到鬼手被劫持的那一瞬间,苍狼没有丝毫的迟疑,闪电般将手枪插到背后的腰带上面,用迷彩上衣遮挡好之后,马上从藏身处走了出来,双手张开,示意自己手中没有武器。

他一出来就发现,鬼手的两只手臂,都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尤其是大臂和肩膀的连接处,血迹最为明显,瞬间醒悟过来,鬼手的双臂,肯定被对方废了。

苍狼心在滴血,但目光关切,十分担忧的望向鬼手:"兄弟,你怎么样?"

为了保密,他没有喊鬼手的名字或者代号。

脖子被紧紧勒住的鬼手,左右双臂各中了一枪,根本就无法抬手,哪怕是喘气,都有些困难。

但是,一看到苍狼现身,鬼手顿时急红眼了,拼尽全力挤出一口气,声嘶力竭的放声狂喊:"队长,别管我,你快走!完成任务要紧!"

"兄弟,任务,要完成,但是,你的命,我也要救!"苍狼一边说,一边拖着伤腿,一瘸一拐的走向了鬼手。

虽然苍狼的左臂和右小腿都受了伤,但是他的身躯,在行进的过程中,始终都挺得笔直。

军人傲骨,不允许他的身体有丝毫的弯曲。

"站住!"

双手抱着卡宾枪的黑衣大汉,直接举枪瞄向了苍狼:"抱头跪下!"

"哈哈哈哈!"

苍狼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你说什么?让老子跪下!做你娘的春秋大梦去吧!老子这一辈子,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你算什么东西?滚一边去!"

"你要不跪!我就杀了他!"这个黑衣大汉突然将枪口对准了鬼手。

苍狼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如果对方拿他本人的性命来威胁,他丝毫不惧!

但是,鬼手的性命,却是他最致命的软肋!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鬼手被杀死!

"队长!你不能跪啊!"

正当苍狼犹豫不决的时候,浑身鲜血,状若癫狂的鬼手,再次放声狂吼:"您不是经常告诉我们,身为军人,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吗?您怕什么啊?不就是我的命吗?有什么?脑袋掉了碗大的疤!您要是真敢向他们下跪,我现在就咬舌自尽!"

全身鲜血浸染的鬼手,双眼通红,整个人就像是一头浴血凶兽,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非常强悍的惨烈气息,一边疯狂嘶吼,一边拼了命的挣扎,想要挣脱出来。

可是,双臂都已经受伤的他,根本就挣脱不了背后黑衣大汉的控制。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