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选读】哑猫

[复制链接]
admin Lv9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12 17: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232|回复: 0
文刘惠龙

记忆是非常奇妙的东西。一种怀旧情结勾兑几许记忆,一座土坯房,一件旧物什,在你的眼里,便生动亲切了许多。

就像老家木板楼上静静搁置的捕鼠器具哑猫和它背后老鼠的故事,一旦被这种情素缭绕,老家的土坏房就不再是破败不堪了。

哑猫,是客家人用来捕杀老鼠的一种木制器具,在赣南农村有较为广泛的应用。不同村庄对它还有不同的称谓,如“老鼠笼子”、“老鼠砍子”等。

哑猫的结构比较简单。主要构件有一个长方体无盖木箱,一个可以上下自由提拉的木锤,一根牵拉绳,拉绳末端系有一根竹针,还有一片用来放置诱饵的簿板。

哑猫不用时,木锤是安放在木箱里的,其大小基本与木箱容积吻合。薄板放在箱内底部,有一细长手柄通过箱壁上一条狭缝伸到箱外。当诱捕老鼠时,木锤由牵拉绳拉升至木箱的正上方,木锤下边缘与木箱上边缘留足老鼠进出的空隙即可。拉绳绕过支架横梁回拉,将竹针搁在箱体外的铁钉上,借助木锤拉力形成的反弹力,将竹针尖细末端侧靠在稍稍抬起的薄板手柄上。这样,哑猫机关设置妥当。设置好的哑猫一般放在墙根等老鼠常走的通道上。当然,要诱捕老鼠,还得有它钟爱的美味,在薄板上要预先放好油炸过的新鲜花生米或小鱼小虾等,数量不宜多,只需一两粒即可。

接下来,人们只需美美睡上一觉,静候老鼠钻入箱内,一脚踏在薄板上,之后是“砰”的一声惊雷在楼上响起,紧接着是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在夜空里散开……

哑猫的制作和操作都比较简单,一次也只能捕杀一只老鼠,再有一点就是,每一次捕杀成功后,一定要及时清理,清除异味,换上新的诱饵,否则,老鼠这鬼精灵是很难上当的。但哑猫的设计精巧、实用,操作灵便,很适合诱捕家鼠。簿板的设计是有讲究的,它的厚簿、轻重以及宽窄都会直接影响到哑猫机关的灵敏度。若是太宽了,簿板边缘有可能会搁在箱壁内侧上,无法下滑,机关失效;若是太窄了,老鼠进去之后不用踏在簿板上也能将诱饵吃个精光安然而退;若是太重了,拉绳的反弹之力不足以定住簿板;若是太轻了,小老鼠与簿板的合重有可能还不足使手柄下滑,哑猫失去功效。只要掌握了这一诀窍,一位普通木匠就能做出一只好哑猫。有时为了增加哑猫的杀伤力,还可以在木锤木心中嵌入铁块。一只普普通通的哑猫,从中却不乏透出客家人的智慧,也充分体现了客家人善于就地取材,价值取向于操作简单、灵活实用的特点。

过去赣南客家人的房舍多是傍山或依水而居,普通农民家庭的多为四向三间土坯房,木制楼板。稻谷等粮食没其他粮仓放置,常常就堆在楼上墙角。老鼠便时常挖洞穿墙而入,夜间在楼板上急驰而过。

在我的记忆里,这些声响一直伴随着我的孩童时光,在某个深夜,还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气息。而跟着父亲、兄弟一起上楼打老鼠,竟成为了那时的一桩趣事。楼上坛坛罐罐特别多,母亲在其间精心打理着,全家人的饮食,全靠母亲这坛坛罐罐里的秘藏不断调剂着,翻出各种花样。要在这林立的坛罐中打着一只老鼠,没有几人配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正因为难打,所以才特别有趣。一人负责用牛梢之类柔韧性极好的枝条在坛罐间驱赶,两人分在两头守着墙角。于是,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不时夹杂着老鼠的惨叫哀号。可老鼠即便是已遍体鳞伤,它也要抗死必争。它躲入一个暗黑的角落,或倚扶在罐与罐的间隙间,你的牛梢捅过来,它忍着疼痛不吱一声,一切像是消失了一般,接下来是寂静,寂静……人与鼠就这样僵持着,斗智斗勇,人要克服瞌睡虫的侵袭,鼠要为生命而战,看谁能熬到最后。人与鼠的战斗延续了千年,人们想尽一切办法,要把老鼠赶尽杀绝,可老鼠似乎还未占得下风。

善于开动脑筋的客家人,想出了一个以逸待劳的办法,哑猫得以问世。可哑猫还是不能全尽人意,人与鼠的战斗也必将继续。但哑猫以及它背后老鼠的故事,竟永不腿色地丰盈着我对家乡,对一座土坯房无尽的思念。

本文摘自2013年《爱尚兴国》杂志第九期

【客家物语】栏目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