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选读】一塘清水一塘情

[复制链接]
admin Lv9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12 17: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123|回复: 0
文廖晓云

老家有一口大池塘,名叫做莲花塘,村名也叫莲花塘。莲花塘很大,呈长椭圆形,面积约15亩,村里人都叫它大塘。大塘的前方是一大片梯田,另外三边依次梯田状排列着一圈菜地,一圈稻田,一圈民房,一圈小山。大塘像一个巨大的聚宝盆,汇聚了一村子清洌的甘泉,又像一颗被层层呵护着的绿水晶,莹莹地闪着亮光。

莲花塘里当然有莲花,每到夏天,在大塘后半部分的浅滩上,莲叶无穷碧,荷花别样红,那是莲花塘的骄傲。听老人说,塘里还有一朵金莲,每隔六十年开一次,谁要是看到金莲盛开,并往金莲里倒谷子,就能用斗量金银。有个大爷就说他曾亲眼见过金莲盛开,一天晚上,他去田里看水,突然看见塘里金光灿灿,一朵金莲从水面徐徐升起,就像观音菩萨坐的莲台,只一会儿,金莲又一片一片合拢花瓣,连同那道金光,缓缓隐入水中。大爷说,他只顾着看了,竟没想到倒谷子,要是倒了,他可就发了。

传说中的金莲,给了村民们美好的期盼,每一个日子,似乎都有盼头。事实上,村民的生活,点点滴滴,都与大塘息息相关。

天刚破晓,大塘睁开蒙眬的睡眼,就迎来一群勤劳的村妇。她们摘菜、洗菜、浇菜,一边劳作,一边大声交谈,忙碌得很,热闹得很。几乎村里的每户人家都在大塘边分得一小块菜地,那么多菜地排在一起,相互之间有比较,谁也不敢怠慢,种不好,是要被瞧不起的。人勤地不懒,每块地里的菜都憋足了劲长到了最好状态。收的菜多了,就会相互送人,你送我一个南瓜,我送她几个茄子,她又送你一把韭菜,生活,便在这一来一往中丰富了,和谐了。

作者笔下的莲花塘

吃过早饭,女人们提一桶衣服,拿一块搓衣板一根木槌,都拥在塘边的几棵柳树下洗衣服。一高一低铺两块石头,中间架上搓衣板,可以坐下来很舒服地洗。水很清澈,小鱼游过来,围在脚边不停地啄,酥酥痒痒的,给每个人免费做鱼疗。女人们洗衣服喜欢用木槌捶打,“梆梆梆梆”的声音很有节奏地在大塘上空回响,像一曲振奋人心的交响乐。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么多女人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嬉笑怒骂,一次次把剧情推向高潮。偶尔有石头没铺踏实的,或是捶衣服用力过猛的,哗啦一声,搓衣板倒了,整个人坐到了水里,一脸的狼狈相,惹得众人一阵狂笑。

中午的大塘最安静,静得只有知了铺天盖地的咿呀。但塘里并非空无一人,柳树底下,三三两两的,蹲着一些钓鱼的小顽童,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看,很专注的样子。鱼杆是用细竹杆做的,鱼线是从奶奶的针线包里偷来的棉线,鱼钩是把缝衣针用火烧弯了做成的,鱼饵就是菜地里现挖的蚯蚓。这样简单的渔具当然钓不上大鱼,大鱼也不让钓,他们要钓的就是一些小鱼小虾,还有满满一池塘的快乐。

傍晚时分,大塘重又喧哗起来。这回登场的是男人们,他们在这里洗冷水澡。会游的,横一个来回,竖一个来回,潇洒自如。不会游的,就在岸边,稀里哗啦瞎扑腾。也有带了木板木盆或是轮胎来游的,满池塘飘。不管是会游的还是不会游的,都纵情享受嬉水的欢乐,还顺便游到最里端的荷花丛中,摘几支莲蓬,津津有味地吃着。女人们下不了水,既羡慕又嫉妒,在岸边一遍一遍扯着嗓子喊,天黑了,回家了,吃饭了。任你怎么喊,塘里的人总要玩够了,才肯上岸。等最后一个人上岸来,大塘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喧哗,在夜色四合中沉沉睡去。

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又仿佛是一夜之间的事,大塘沉寂了。大批村民外出打工,很多田地荒芜了,塘基周围那一圈肥沃的菜地杂草丛生。家家户户打了抽水井或接了山泉水,都在自己家里洗衣服了。孩子们被精彩纷呈的电视节目或是五花八门的电子游戏吸引,再没有兴趣钓鱼了。大塘承包给人养鱼,专喂饲料大粪,塘水已是一片浓稠的灰绿,再没有哪个人想下去洗冷水澡了。

那半塘莲花早已没有了踪影,金莲肯定也不愿在污水里开放吧?没有了莲花的大塘还能叫做莲花塘吗?多少次梦回童年,梦回故乡,睁开眼,是再也回不去了。

本文摄影:黄贻辉

本文摘自2013年《爱尚兴国》杂志第十期

【文艺生活】栏目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