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选读】流转在时光里的匠人——访雕刻艺人凌厚浦

[复制链接]
admin Lv9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12 17: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101|回复: 0
文胡杨

赣南客家传统建筑与家俱多雕花刻物,屋檐、案台、窗花…. 精美绝伦的雕刻作品比比皆是,以反映神话故事、民俗风情、寓意祝福等各式各样的图案与造型为主。原本朴拙的木头在雕刻艺人手中有了生命力,人物、花草、虫鱼在木头上获得重生,成就了一幅幅格调高雅、寓意深刻的人文画卷。

现代工业化的建造与制作程序,让民间的能工巧匠们渐渐失去了施展技艺、细心创作的舞台,他们慢慢隐退,为人所淡忘。74岁的凌厚浦是为数不多,却依旧坚持悉心雕刻的老艺人之一。

凌厚浦老人一家偏居在县城西老街,我们去时,老人的儿子凌福鹏师傅在门口迎接,凌厚浦老人和其24岁的孙子凌昌峰正在专心工作,屋子里安静地只剩下铁锤和凿子的碰撞声。满屋的香樟木气息,犹如檀香缭绕,让人顿觉这也是一种修行,一家三代人用自己的方式,在自己的道场潜心修行。

凌厚浦老人戴着老花眼镜,一手拿凿一手拿锤正对着一小段木头仔细地凿着;凌福鹏师傅则在一边检查已打磨好的神像;年轻的凌昌峰师傅在最里头忙着给打磨好的神像上批灰,别看他年纪小,却已有六七年学习雕刻的功底,已然是个小师傅了。三代人都静默地做着自己手头上的活,或许手中的香樟木最懂他们的心思,是他们最好的倾听者!

一套严格完整的雕刻程序很复杂,最基本的有选料、打粗胚、修光、打磨、批灰、打底、上油、裱金等八个程序。匠人的工具也种类繁多,光凿子就有不同规格,方、圆、斜等不同形状200多种。从十几岁的少年到如今的耄耋老人,几十年与香樟相伴的日子,老人将日子一凿一凿地雕出了浓酽与温情的生活。

刚入不惑之年的凌福鹏,初中毕业后就跟着父亲学习雕刻,已有二十多年的从艺岁月。凌师傅不无自豪地说起了自己的过往:“雕刻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天分吧,比如绘画,我初中时绘画还不错,去乡里参加绘画比赛,拿了第三名,仅排在我们美术老师后面呢。”他还介绍说,木雕,花的精力要比木匠多,对一块木头,拿起凿子和锤子之前就要在心里比划个大概,下手第一步错了,也许就会让一块上好的木材被废弃,所以这是个细致活。

老辈人传下的技艺比较单一,根据市场的需要,凌福鹏师傅已将自己的手艺拓展涉及到根雕、泥塑、城市雕塑、玻璃钢雕塑等领域。“看到自己的工艺有进步才是最有成就感的。”凌师傅说。

瓦尔特·本雅明曾说“大众想要散心,艺术却要专心。”手艺人的静气与力量,支撑了他们面对岁月的从容。凌家的雕刻手艺是家族世代传承下来的,如今已是第七代。在父传子,子传孙的世代沿袭中,雕刻这门手艺却也曾让他们经历过动荡波折的岁月。

凌厚浦老人的爷爷是一位远近闻名的雕刻艺人,雕刻的作品多为寺庙供奉的菩萨雕像。上世纪三十年代,因其雕刻的菩萨开光有众多乡民参与,因涉嫌聚众而被定为左派,判处枪决,后幸免于难,又将这手艺传给了下一代。六十年代的破四旧运动,凌厚浦也受到批斗,祖上传下来雕刻用的神像书大多被搜缴,所幸藏留了几本,至今被他视为珍宝。“那时候我在阁楼上雕刻这些东西,儿子在楼下望风,担惊受怕,却又丢不下这手艺,一天不拿凿子,总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凌厚浦老人感慨道。最终他得以平反,生活平静下来,老人的日子就在凿子铁锤的相伴下,一凿一凿地把生活雕刻得越来越宁静与精致。

一间屋,一座城,志书文献中获取的城市传统记忆,永远不如城市角落的光影来得深刻具体。时光渐远,众人都努力想留下些什么。喧嚣的老城区内,如果没有人指引,老辈们无人不晓的老字号总容易与我们错过。如今毫不起眼的小店铺抑或干脆在家维系老技艺的艺人们都已渐渐老去,老手艺,低效率,收入不多,更没有人愿意去传承。不过还好,凌厚浦老人的儿子、孙子都受家族影响,将这门手艺传承了下来。

如今,祖辈一直传承的神像雕刻,市场需求量少了,学的人也少了,现在凌家做的最多的就是上户去寺庙塑菩萨像,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他们犹如带发修行的居士,一凿一凿地修行岁月,养成了淡定从容的心性,相较于这车水马龙的喧嚣,这是多么难能可贵。

曾经的动荡岁月,给老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而今政治昌明,世风开化,他们与民族宗教协会签订了协议,雕刻所用到的木材原料也都是通过林业局采购回来的,抛开其他,他们最终只是热爱雕刻艺术的一家子。

传承的同时,更需要创新,新一代接班人凌福鹏师傅也想过自己的雕刻工艺不能局限在固有的作品上。木雕的难度大,需要一次成型,雕刻作品的比例不能出错等等,花的时间就相对长一些,虽然行情还不错,但是从没想过要去倒卖别人做好的东西。

“雕刻最重要的是工艺,你倒卖别人的东西,多的是金钱,少的是手艺人的工艺气息,所以我们坚持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把每件作品都当做是有生命的东西,有了生命就有了灵气,这件雕刻作品才是活的。”在不断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的社会环境中,凌师傅依然坚持最本真最纯粹的艺术认知。

慢工细活的木雕艺术,一家七代的技艺传承,他们的淡定从容,让我们在岁月流逝中扼腕叹息的同时,又欣喜地看到传统手艺焕发出新的生命。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老去的是容颜,不老的是留在我们心里代代相传的传统底蕴。

本文摄影:黄盛、姚名春

本文摘自2013年《爱尚兴国》杂志第十期

【家在兴国】栏目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