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尽天良!赣州一老板居然干这勾当…

[复制链接]
admin Lv9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9 09: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90|回复: 0

飞机上遇到的“能人”骗孩子救命钱,警方辗转千里抓骗子

  如果时间倒流回2016年的那个夏天,哪怕再怎么心急如焚,张西宁(化名)恐怕也得再多想想:这个在飞机上认识的,自称开着茶楼、家具厂的江西人,真的那么神通广大,能找人治好孩子的重病?朋友圈里,对方年轻漂亮的妻子拿名包开豪车的照片,一次次地刺痛她:那里面,有多少是用她本应给孩子救命的钱买来的?上个月,顺义警方辗转千里,终于在厦门抓获了这个骗子。

注: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飞机上遇到能人 自称能救孩子

  2016年6月,张西宁在回北京的飞机上认识了江西瑞金男子廖某。双方相谈甚欢,互加了微信。此时的张西宁并不知道,和陌生人“相谈甚欢”,正是廖某的专长,乃至生存之道。

  很快,双方通过微信熟络了起来。张西宁谈起了自家7岁孩子的病情。这种名为“婴儿痉挛症”的疑难病已经将全家困扰了整整7年:在婴儿阶段突发的痉挛停止后,孩子的身体留下了严重的损伤,至今仍然不会说话,智力也比较低下。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仍然存有性命的危险。7年里,一家人已经跑遍了各大医院,依然束手无策。

  “这个病我有办法。”微信上,廖某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张西宁的希望之火又燃烧了起来。廖某说,他认识来自以色列的医生,可以买到对症的药,甚至还可以让医生为孩子会诊,100%能治好,只是费用高,至少20万元。

  毕竟只是飞机上的一面之交,对廖某的这番话,张西宁还是心存了一点疑虑。为了打消她的疑虑,两人又再次见了面。这回,廖某带着她参观了开设在北京的茶楼和红木家具厂。看着面积挺大,生意也还不错的两个企业,张西宁觉得,面前这个人确实有实力。

  当年8月,张西宁将20万元转账给了廖某。治病的事情开始运作,然而一时却看不到成效。过了很短的时间,廖某突然开口借钱。据最后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廖某讲:“我跟她说我的生意上遇到了一些困难,想从她那里借一些钱,而且越多越好。还?当时就没想过这个事,就想着先把钱弄过来,还的事儿以后再商议。”最后,他从张西宁手中“借”来了80万,甚至张西宁还专门办了信用卡,交给廖某使用。

  从这时开始的一年多,张西宁从饱含着希望,到疑心一点点涌起。这时候的廖某,和那个在飞机上健谈的、在茶楼和家具厂里意气昂扬的、刚开始借钱时的善良和急迫的男子完全不是一个人了。他们唯一的真实联系,也就是每月廖某无穷无尽的刷卡,而张西宁老老实实地还款。偶尔,廖某也会还上一个最低还款额,但不久就会再度刷走。一年下来,又是18万元消失在没完没了的等待中。

  在二人的聊天记录里,记者看到,每当提到正在发病的孩子,廖某都会把自己刚刚去世了的妈妈抬出来:“你孩子好歹还活着,我妈妈都死了!我现在家里也特别困难!”

  “欠钱的是大爷”这句话,让廖某诠释得淋漓尽致。

每晚花天酒地 救命钱早被糟蹋

  眼看着孩子的病情突然再度加重,已经掏空了家底,还欠下了亲友大笔钱的张西宁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她这时才最终意识到:被骗了。

  顺义公安分局接到报案后,立即着手开始侦破工作。此人的身份倒是很容易查明,廖某,30岁,江西瑞金人,开设有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却基本上没有收入。从日常留下的痕迹上看,他倒的确像是个有钱人,花钱如流水,各种炫富,各种土豪。

  不过这个人却已经很久没在北京出现了。负责侦办此案的顺义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八中队探长王建雄说,根据事主提供的线索,他们首先找到了廖某开设的茶楼和红木家具厂,结果两处地方早已人去楼空。这还不算,警方迅速找到了这两个地方的负责人,却被告知,“哪里有什么廖老板?他就是我们这里的顾客!”两位负责人说,他只是曾经在厂里买过家具,曾经多次去茶楼喝茶,派头很足,看上去是个挺有钱的主儿,所以大家也就成了生意场上的“朋友”。他们也不知道廖某如今的去向。警方又找到了廖某在北京的女友,这个女孩也同样说不清他现在身在何方。

  王建雄等人马上赶往江西瑞金,去查看他家里的情况。在这里,先看到了他的妻子。廖妻同样也是时尚中人,虽然是留在老家带孩子,但是朋友圈里不时地会大秀各种奢侈品,从包包到豪车,不一而足。

  “廖向事主诉苦的时候,屡次说他的妈妈最近去世了。后来我们也见到了他的父母。”王建雄告诉记者,两位老人倒是本分,靠退休金正常生活。

  在他的老家,侦查员得到消息,此人已经跑到了福建,并且在厦门开了一家公司。根据这条线索,民警又追到厦门,果然找到了他在厦门最昂贵的写字楼,以年租金大约200万的价格租下的写字间。在这里,他开设着他的所谓文化公司,继续一掷千金地生活。

  民警暗中侦查此人的活动规律,发现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去酒吧、歌厅等娱乐场所,凌晨两三点回到暂住地。6月28日凌晨,民警等他回家后破门而入,成功将廖某抓获。

80万“借款”理由 将决定最后量刑

  “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外国的医生,也没有买药的路子。”在讯问中,廖某先是咬着牙对抗,直到警方出示了大量他和事主的对话记录,才不得不认账。

  据他讲,他的所谓公司经营不善,他自己虽然表面风光,其实在各处都欠了不少钱。发现张西宁急于给孩子治病,他想都没想,就趁机骗钱。“我从来都不知道她孩子得的是什么病,只想着弄点钱花。”后来又找对方“借”了80万,而且没打过欠条。至于还不还的,他说,当时曾经说过,一两个月就还。但是直到被抓,也没还过。

  在案证据显示,廖某和张西宁的对话中,先是说过“20万治不好,需要一百万”,等过了一段时间百万余元到手,这个说辞又变成了“一百万治不好,至少两千万”。而实际上,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钱早已经没了。按照他的供述,钱刚到手,要么还债了,要么都花了,早都不剩下什么了。

  通过多方努力,办案民警从廖某账户的残存款项中,总计追回了50余万。但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目前根据在案证据能够认定是诈骗的,只有最开始的20万。“这些钱是他确定无疑诈骗的,他并没有任何医疗资源而以治病为由骗取钱财,完全符合诈骗罪的构成。但是后边的80万,乃至给事主造成的信用卡损失18万,我们还不能认定是诈骗。”王建雄探长说。

  对此,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认为,是否将后面的80万认定为诈骗,关键之处在于,廖某借钱的时候,自称资金周转困难之外,还说了什么,后续双方的对话中,有没有继续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有没有确实的证据,能够证明他曾经变相说“将全部100万元都拿来治病”。

  韩骁表示,最后诈骗金额的认定,将直接决定骗子的刑期。“20万,属于诈骗罪中的‘数额巨大’,而超过了50万,则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前者是三到十年有期徒刑,后者则可以十年以上直至无期徒刑。”

来源:北京晚报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