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昌杂谈] 赣南大地会昌的表情

[复制链接]
会昌网景 Lv2 初级会员 发表于 2018-9-24 11: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1761|回复: 0

               
我出生在乡村里,距离县城六十里路,四十年前的六十里路,能让繁华跟孤寂界限分明。那原始的乡村水泥土路,坑坑洼洼,趔趔趄趄,阻隔着城市文明和商业对乡下的渗透。那时,我几乎很少去县城,没车费,没住宿的地方,父母亲找不到带我去县城的理由,偶尔县城的亲戚办喜事丧事,会追随着母亲去省亲,但这样的日子少之又少,因为手上还有哥哥和姐姐,轮不上我。一边是改革开放初期,县城涌动的经济图景跟乡村依然半文盲半零落的农耕经济形成强烈的反差。


   
终于在十岁那年,我梦想成真,我代表我们乡镇参加全县的作文比赛,去了县城,它是赣南比较偏僻的县城,会昌。住在宾馆招待所,我的写作之路,就在宾馆里留下了粗俗的印记,因为我像极了陈焕生,但是,那时候我没读过《陈焕生进城》这篇文章。县城有百货商场,那里总有十岁孩子憧憬的玩具;县城有九曲回环的五板桥,密密麻麻的房子,繁华就居住其间,令乡下人产生自悲的高高低低的房子,和商业景象,一览无遗;还有森然儒雅的铁炉巷,时不时走出几个穿的确良的梳着水亮水亮发型的成熟男子,令人生畏;在我住的宾馆对过,有几年前才搬迁的红色县委大院,那门前的灯笼,在夜色的掩映下,令我沉耽;更有古旧的县城剧院,咿咿呀呀的采茶戏,不断上演,那仅有的小城想象,总是那么迷人。反观乡下,除了夜色的星星清新无比;天上无人问津的圆月总在西山落下;晒死人的太阳,总是聒噪无味地晒着我们童年的屁股和背脊上,皮肤一片黑色;一片一片漫无边际等待收割的夏收秋种庄稼,累死人的活儿摧毁着童年生活的美好。因为大舅二舅都在县城,他们时不时下乡的探望,就成了我朝觐与膜拜的对象,对繁华的朝觐是山里娃的最初梦想,我也不例外。


十岁的年龄,可以很早熟,也可以很糊涂,很多县城印象,县城表情,没有我的参与和建设,总是皮肉分离,水过鸭背般遽然离去,不着痕迹。何况,那年,我只呆了三天,以后五年,就没去过县城了,意思就是,我十五年的童年、少年生活,没有县城的丰富表情温暖我,我野生在叫洛口乡大排村的山山水水里,除了生病和学校学习之外,就是繁重的农忙劳动。一九九二年,也就是我十五岁那年,我中考“落榜”了,既没被中师录取,更没被中专录取,我累累然若丧家之犬,进入了会昌一中,也就是最好的县里高中读书。这个时候,我才近距离地融入县城,并真正意义上说,我理解了县城当年的表情,熟谙了县城的血型。高中三年,补习两年,五年的高中生活,落榜就是我的命运怪圈,总在我对生活充满期待时候,如约而至,乃至于现在,依然时不时在一年半载的梦中,总有高考焦虑的考试场景进入梦境,颟顸不羁,强行介入,让我满头大汗地从舒适的周末床上惊厥而起,二十多年,如影随形。所以,落榜是一种精神枷锁,好在,书没念好,却收获了一些意外,我的几年高中生活,对县城来了一个全方位的对视:或俯视或平视或仰视。


   
那时读高中的周末,常登会昌岚山,县城附近连绵起伏的山中最高的一座山,被毛主席登过的山,有一种浩浩荡荡的凛然之气,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神性附在身上,虽然自己至今一事无成,浪费了很多伟人留给我的神性。俯视会昌县城:“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平视会昌,就更能找到人间的烟火气,在饮食之间,在男女怨情爱恋之间,在生活琐碎之间,在小县城的种种内部裂变和重构之间。土地不变,内容却时不时来一个惊奇,比如新建一座座高楼,当时最为巍峨的国税地税大楼,至今矗立在我的记忆里;更有味道的东西,永远在小县城的市民井巷之间,那时有很多古旧的街道,石板路,黑屋檐,水酒店,湘江桥,还有四边的山,最著名的,当然是八巷,这个八巷,确实很有古味,至今,那里还有一个老房子,宽宽松松,黑黑暗暗,里面除了新开辟的几间土木小房间外,依然保有着上百年的风貌,柱子是木头的,瓦片里时不时渗透一圈圈,一线线的阳光,屋里面的小天井,保留着客家人的习俗,预示着时间的来来回回,历史的兜兜转转。这里赓续着一代一代的会昌人,在这里听春雨,茗春酒,吃酸水豆腐,艾米果,牛肉干,会昌凉拌豆干皮,卤青鸭头和鸡脚鸭脚,这些动物零零碎碎的细骨头堆满了时光的罅隙。多少漂泊在外的游子,都会或多或少来这里寻找失去久远的乡味,我想,乡愁永远是舌尖最近的邻居。我也是,在外漂泊十年,最近的邻居,依然是八巷。每次清明时节雨纷纷的时候,我从外省回来祭祖,赣南大地就满是春寒料峭,雨水的冷,淅淅沥沥的绵延性,和八巷的环境最是契合,我喜欢一个人温四碗大大的蛋花酒,坐在八巷老房子的最角落里,点四样菜:牛肉干,豆干皮,酸黄瓜,酸苦笋,听不紧不慢的雨,看夜色的小巷里陆陆续续的人穿行其间,咀嚼着熟悉美味的食材,喝着浓淡相宜的水酒,静静地借着醉意,品味着小城留给我的种种故事,不醉不归或不归不醉,都是最灵性的自由,一个人的八巷,一个人的小城,一个人的地老天荒,这就是县城给我的独有表情,我宴飨自己,在这里的最佳角落,平视小城。


五年读书在县城,大学毕业回来,又在这里工作十年,十五年的时光,我都与之泗水相邻,比肩而坐,我一个山里娃,来到年少时朝觐的对象心坎里,或悲或喜,或豪情万丈,或低眉垂怜,无论是看客,还是局中人,我都不折不扣地成了县城的一部分,成了县城的各个书店,各个酒馆的最忠实访者和归人,如果说赣南大地的乡村黄土涵养了我的野性,那么,聚居着客家文化气息的县城,就给了我思想和文字挥洒的自由,这是我最该感激的地方,酒和书,以及读完高中后进入大学,好让我在谋生谋爱,谋惬意的生活之间,互相翩跹,不至于过多的困窘。



除了雨后春笋般开出的新楼宇,还有山水的改造,围绕会昌山,有很多会昌表情在这里绽放,比如山脚下的翠竹寺,这里香火袅娜,每一尊菩萨,每一位香客的善款,每一支支期待求解的上下签,每一年初一争抢的头柱香,都写满了当地人最为虔诚的信佛表情,在这里,能找到了俗世生活的圆融。而隔壁就是会昌籍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成千上万的烈士纪念碑,肃穆的黄岗岩,高高矗立的纪念碑,纪念碑上的巨型红旗,周边的松柏,无不展现出苏区人民的血性和血型,血性是刚烈的,血性是O型的,因为他们为了心中的家国,捐躯,把万能的血液,洒在那场战争的天南海北里,身在他乡,魂魄归来。山上的亭子,小径上的路灯,半山腰的水泥排椅,还有山尖上的防空洞,一批批不知名的外来树种,让会昌山变得越来越越俗艳,越来越人性和通透,不像以前,爬岚山,需要带着镰刀抑或其他工具,劈开荆棘,才能到达山顶去一览众山小,去俯视山下的会昌县城。现在,到处都可以攀登,石阶和小道四通八达,把整座山打通任督二脉,反而就失去了山的神性和灵秀,不过没关系,附近还有其他连绵不断的山,完全可以满足登山者的野性。赣南整片土地,都是山区,所谓的县城,就是某一处的山脚下大片空旷土地里,一代代的山里人积聚一起,做邻居,然后把邻居范围不断扩圈,扩圈,再扩圈,最后,就成了城。 这就是县城独有的表情,岚山的钟灵毓秀,湘水的九曲回肠,构成了山水会昌的亘古不变的底色。这个底色,就是赣南大地的愈加丰富的表情,赣南大地十八个县,每个县都有自己的脸谱,各自的精神谱系。会昌的各个乡镇,也各具风格,西江镇的读书种子带来的儒学精神;筠门岭镇的南大门气魄,有汉仙岩和羊角水的仙气氤氲其间;周田镇汉子颟顸不羁的粗犷声音别具风味;晓龙的曲径通幽;清溪的森远洁净;洞头的叠泉泠泠;富城绿色世界的浩瀚缥缈之气;白鹅狮子洞的奇伟景观;庄口的水系纵横交错;还有麻州和珠兰南北与县城连接,十几个乡镇如众星拱月,把山水会昌附丽得更加妖娆多姿,每一个乡镇都有自己的DNA,都有自己的姓氏和族谱,都能把最优秀的读书娃,送到县城读书,然后反哺。


   
近十年,我在广东珠三角辗转,最后定居在那里,离开会昌十年了,每次回来,都是惊奇,现在的变化真是太大了,新农村建设,让很多乡镇的房子都变得异常美丽,白色蓝色相间的涂料,免费地为村民房子粉刷;还有为数不多的别墅,点缀在广阔的田野里,山脚下;道路也柏油路化了,高高的节能灯,开在乡村的夜色公路里,开车疾驰或停留,漫山遍野的花香稻香,钻进车里,恍如来到了美国版的乡村。而县城,就更加扩大版图,月亮湾的房子,围着湘江而建,江中心,一座月季岛,开满了上成上万朵的月季花,在春雨的滋养下,异常红艳,所有的夜色,都柔和温暖了许多,想起了春江花月夜。大型商场,九州国际酒店,商品房林立的小区,还有各类中小学,医院,厂房,恍如来到了低配版的一二线城市,在湘江边摆拍为背景,那一爿爿高楼大厦,总能找到大城市的影子。这就是当下会昌的现代表情,浓艳之中,也有清雅的微音,让赣南大地雅俗共赏,不至于太下里巴人,更不会出奇地阳春白雪。

    喜欢会昌县城的各种表情,和时代给她变换的各种血型,让任何栖息于此的人,找到精神版图,然后出发,再归来。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米涂」,搜索「mt123668」即可关注。




上一篇:赣南大地之 —— 对话乡愁会昌
下一篇:我的赣南大地之——“和君”教育小镇,会昌人梦想开花的地方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