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昌杂谈] 赣南大地之月明会昌

[复制链接]
会昌网景 Lv2 初级会员 发表于 2018-9-24 11: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784|回复: 0
我每时每刻,都是会想家的,身居岭南,心系赣南,所谓的心如不系之舟是也。尤其是月圆时分的中秋之夜,虽然家早已不是原来的家,源于亲人的离去,源于自己的年岁,源于村庄的文明进化,或许,不堪回首的总是那些耀眼的青春。


赣南大地的月是清秀的,尤其是月到中秋夜,长满了枝枝蔓蔓的乡愁,其实这个时候讲乡愁,有点矫情,或者叫媚俗,交通那么发达,随时可以把乡愁扔进爪哇国里去,来一场说回家就回家的旅行,如果返乡也算是旅行的话。我的小时候是没有乡愁的,那时没有改革开放,同一个村庄的人,都挨得紧紧的,随时可以找到阿猫阿狗,随时可以呼朋引伴,随时可以吃完很多月饼,当然,当年物资匮乏,所谓的月饼一场,无外乎就是拥有几个“面饼”,小小的,圆圆的,硬硬的,揣在小裤兜里,安详且朴实。至于葱油饼做的大月饼,五仁月饼,还有蛋黄莲蓉月饼,这些,统称为“杠(gang)饼”的东西,童年时候,没吃过几回。

没吃过这些月饼的人,是怀旧的人,月明村庄,月明会昌,就有了资本。大大小小的人,吃完晚饭,挤在晒谷场坪里,祭拜月神,祭品简单至极,炒花生,剥青豆,红囊柚子,薄皮柑橘,还有自己弄的南瓜籽,冬瓜籽,堆在八仙桌上,于是,就有了欢乐,就有了海晏河清。孩子们狗钻灶头一样,串上门走下巷,在月色阑珊的兴头里,莫名的欢愉,你交换着我的饼,我交换着你的饼,行走屋头屋尾,难得下雨时候,月亮没出来,就在家里,跟父母兄弟姐妹一起,吃着各种果物,月圆月亏,皆不在意。


这是乡下农村的月色,中秋之时,会昌县城的月色却分外妖媚,那是我读高中的时候,过了几个城里的中秋。或许受许美静的《城里的月光》歌曲影响,总有一种月光倾城之美萦绕心间,至今挥之不去。会昌,那时,在我眼里,就是城市了,对那些县城出生的同学,统称为城里人,艳羡至极。他们在中秋月夜之时,烧塔,用黑瓦片青砖块堆砌几米高的塔,里面放柴火,一直烧,烧到瓦片和砖块都通红为止,不烧红就撤,会得红眼病,俗称狗比眼,这个有没科学依据,暂且不表,烧的时候,里面撒一些盐,或者烧酒,又或者一些汽油,跳起的火苗星子,在空旷的夜色里,有一种妖冶的巫术之美,大人小孩都在火堆边上吃着月饼,磕着瓜子,分掰开柚子的红肉互相传递,尤其是居住在会昌龙光宝塔边上的人,烧塔这个风俗,就更加神契了。看着圆月从岚山那边厢游走,来到湘江水边上静影沉璧,在五板桥和水西坝的老居民那里稍作停留,最后,等人们都睡了,就把月光洒进家家户户的窗棂边上,那汩汩西去横亘了千载的湘江水,带走了一片一片的月光,整个县城就安静了,这就是三十年前左右的会昌,月明会昌,神性灼灼。

我读高中的时候,大概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是有很丰富的县城生活的。中秋之夜,乡下种田的父母亲省衣节食,会多寄几个钱,叫我们在县城里自己去买月饼吃,打点好牙祭的晚餐,我们几个来自各个乡镇的贫困学子,就斗地主,凑份子,一个人十几块钱,有模有样地过着城里人的八月节。那时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只有街头的卡拉OK,摊主在夜色降临的时候,就摆开摊位,一块钱一首,大家在街头唱着流行的粤语,beyond乐队的《光辉岁月》《喜欢你》《讲不出再见》《不再犹豫》;女生唱《我只在乎你》《亲密爱人》等,尤其是中秋之夜,更是热闹不休,就连岚山之巅的月亮,也被牵引过来,真真是《月亮代表我的心》了。唱完歌就钻进黑漆漆的八巷吃卤鸭头,酸黄瓜,水豆腐,还有金黄金黄的牛肉干,油汁汁的,喝着赣江啤酒,有一扎没一扎的,用一根绳子系着,12瓶一扎,没纸壳箱装的那种,我们迷离的眼神里,尽是青春的迷茫。想想,离开山村,进入城里,看烧塔,唱卡拉OK,品到了“杠饼”,挥洒了热血青春,那样的时光,总是带有点忧伤的惊艳。或许,月明会昌,就有了丰富的内涵,偶尔喝疯了,半夜爬上岚山顶,黑乎乎的夜色,唯有月光如轻纱一般,笼罩在漫山遍野的青松树尖,火雷子树的籽,掉在拾级而上的石阶,轱辘轱辘的;大松籽也是,掉在路旁,跟月光调和,整个县城,此时就窝在四周的山里间,睡得异常安稳,这时,我是会想念乡村的,想念父母,想念儿时的玩伴,多少会有些愧疚,觉得这些奢侈行为,是罄竹难书的罪行,与贫困的乡村八月节生活,是不合适宜的,发誓,明天要认真备战高考,跳出龙门,跳出会昌。


今夜,三十年前月亮,又不期而至。会昌的山山水水里,依然有月光倾城的模样,只不过,三十年前的小伙伴,如今都中年成什么样子了,他们带着孩子,也在烧塔吧,如今的塔,或许就有了新的技术,比如用漂亮的鬼画符桃一样的纸折的冥物塔,小心翼翼地在街头小巷里烧着,可终究不过瘾。这时的会昌城,高楼林立,霓虹灯和LED灯,闪闪烁烁,夜生活更加丰富,夜宵摊,大酒店,花园别墅,也在圆月中天之际,悄然登场。这时,是找不到乡愁的,一茬一茬在县城读书的乡下年轻人,各种形式挥洒着力比多,比我们那个时候的八月节,不知要丰富多少倍,或许,城乡界限早已打破,乡巴佬的说辞已经退出了市面,城里仔的优越感也荡然无存,月满会昌城,普照大地情,就显得异常公平。而以前是滩涂,浑浊的河水,森然的荒凉之地的月亮湾,也敞开了城市之心,一爿爿商品房,高档小区,还有月季岛上的花儿,迎着月色,有神性一样地弥撒,从你俗世中来,到你灵魂中去。


打电话给乡镇农村居住的妈妈,七十五岁的妈妈早已经用上手机了,她依然离不开故土,一个叫庄口镇大排村土墙背的地方,我说,您收到了我寄的广式月饼吗?陶陶居的,中秋节假期太短,路堵,不回家了。她当然不知道什么叫老广的陶陶居,更不知道香港的美心月饼。她只是说,上次的月饼好吃,我心领神会,加寄了两盒。她的中秋节之夜,没了我这个幺子的存在,估计有些落寞吧。我害怕月明会昌之时,那带着万水千山之思的朗月,静戚戚地落在庄口镇那个叫大帽岽的山尖上,落在宝剑山间,映照在柏油路从大排村通往县城的乡村公路里。所幸,七天假期的国庆节也不远了,我还能回家,寻找中秋满月时留下的遗憾,彼时,明月会昌,就能找到更多游子的乡愁了吧。


会昌六镇十三乡,十八万平方公里的月色,在戊戌年的中秋之夜,尽情阑珊。我喜欢清溪乡盘古嶂的夜色,那满山遍野的清辉,撩人情思;也喜欢洞头乡“三叠泉”的月色在清水石上流的风韵;更喜欢汉仙岩一线天的月影,安静地细数摩崖石刻“壁立千仞”四个字的流年;也设想漫步在周田镇梅子村肖帝岩,在巨石裂开的肖帝寺,敲着木鱼,看中秋的月色浸淫其间,准会泪流满面;至于站塘乡的河上月光,右水高排乡的层林尽染之间的月色光影,不得不让我迷失;富城乡宽广的田野,满是月色的慈悲;永隆乡和晓龙乡,原始的月儿,匍匐在山路上,只为朝觐时遇见你的温度。


也喜欢麻州镇的月儿,顺着小鱼潭的清影,漫溯至湘江边上,停在月亮湾那儿,不再蹀躞;然后,我们的月色,就顺着会昌的北片,旖旎而来,珠兰乡一衣带水,牵引着月色,来到庄口镇汇聚,三乡之界处,月色就格外分明;而白鹅乡的月色呀,在梓坑村和君教育小镇的星辉里斑斓里放歌,穿过狮子洞的跫音,回返往复;喜欢在庄埠乡的一排一排的枇杷树林里,看圆月调皮地进入农民创收的腰包里,变得更加圆润;小密乡,它的月色充满神性烛照其间,半迳的脐橙,有国家领导人的眷念;至于西江大镇,早就有“西江月”悬挂天上,如词牌名一样熠熠生辉。是啊,中秋之夜,会昌月色,十八万平方公里的梦想,普照大地,跟随山川河岳一起荡漾,激荡出最美的风物,令在外的游子转动思念的经筒,触碰出转山转水转家园的佛性。


是的,“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我的精神版图里,永远离不开赣南大地,离不开会昌,因为,我的DNA里,复制着客家人的乡愁。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米涂」,搜索「mt123668」即可关注。




上一篇:外地男子赵兴林在会昌的创业故事
下一篇:赣南大地之月明会昌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